你以为「看图说故事」只是训练小朋友写作文的玩意儿?_M心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九州体育十年信誉

你以为「看图说故事」只是训练小朋友写作文的玩意儿?

你以为「看图说故事」只是训练小朋友写作文的玩意儿?

週六因故到台中顾摊,台中在地独立书店「新手书店」老闆来串门子,问俺工作结束后做啥,俺说回家,他笑说怎幺不去新八?俺「啊」了一声才想到他讲的是「辛巴」不是「新八」──这名字应该是从动画电影《狮子王》主角身上借来的,和漫画《银魂》没有关係,但用这名字的地方毋关动漫画,那是一家Pub。

俺向一旁的同事解释,上回俺到台中办活动,从台中火车站一路走到新手书店,边走边看,路过一家Pub。这Pub砖墙木门,开在孙立人将军纪念馆旁边,有种奇妙的对比;俺经过时店门深锁,上有「SIMBA」大字店名,看着有点破落,一个长髮女孩独坐在门口的摩托车上抽菸。

讲到这儿,新手书店老闆对俺同事道:卧斧这幺一说,是不是感觉有个故事?

俺没去过辛巴,甚至没听过这家店,只是那回经过瞧着建筑有趣,走到新手书店时顺口问老闆「那家辛巴是不是倒了啊?」老闆记得这事,告诉俺辛巴生意好得很,只是俺路过的时间还没开始营业;也因此这回俺再到台中,他才同俺说起。

不过老闆这幺一提,俺倒是想起几件事。

俺曾经在上课时,对学员说过:身为创作者,必须时时观察,所有所见所闻,都可能成为创作时用得上的材料;而身为使用文字的创作者,必须时时练习将自己的观察转化为文字叙述,试着把没站在身边的读者,利用文字拉进这个当下,看到自己看到的,听到自己听到的,从空间的配置到设计的氛围,都得试着用文字重现。

虽然听着複杂,但经过练习,它会内化成某种自动机制,不停地在大脑记忆体里储存创作材料。理论上,对同事描述自己经过辛巴时的景象,约莫就是这款日常练习的成果──写成文字的话,俺会视字数需求写得更粗略点或更仔细点,平时讲话嘛,就讲些重点而已。

新手书店老闆听了描述,认为「感觉有个故事」,则让俺想起,几年前某日与另一位创作者聊写作事,提到有时看看画可以想到值得写的题材;该位创作者说,明白,就「看图说故事」嘛!

「看图说故事」听起来似乎有点创作入门练习的初阶调调,不过仔细想想,倒也没错。

俺口述自己路经辛巴的过程,其实正是重建某个画面,这个画面里有场景,有角色,加入自己揣度的前提和想说的主题,就可以生出情节。

倘若俺从那个画面发想、自己写了个故事,自然是从日常观察里得来的;但倘若当时俺拍了照,另一位创作者看着照片想出一个故事,那就成了「看图说故事」。

「看图说故事」听来虽像是初阶创作练习,但其实有趣实用;同一张图像,不同创作者想到不同情节,画面中的角色们会有不同关係,场景会有不同意义,端看创作者注意到画面里的哪些细节,用哪些方法把一切串在一起。

是故,这个看似作文入门的练习技法,其实可能产生精采特别、创意十足的故事;技法本身没有高低之分,故事的好坏,完全在创作者是否能将技法应用得宜。

然后俺想起《光与暗的故事》(In Sunlight or In Shadow)。

《光与暗的故事》由美国推理作家劳伦斯.卜洛克(Lawrence Block)主编,邀集包括他在内的十七位作家,以十七幅爱德华.霍普(Edward Hopper)的画作为原点创作短篇故事,集结成册。

十七位作家当中,有俺熟悉的史蒂芬.金(Stephen King)、麦可.康纳利(Michael Connelly)等人,也有俺因见闻孤寡、压根儿没听过的几位,其中还有一位本身就是研究霍普的专家。十七位作家风格各异,写出来的短篇也完全不同,除了大多带着明显的时代感之外(这是符合霍普画作氛围的结果),短篇里有犯罪、恐怖、谍报、奇幻,甚至是完全带着二十世纪前半美国中下阶级生活感觉的作品;而每篇作品的类型虽然不同,但配合篇章之前所附的霍普画作,又会觉得完全贴合该幅作品呈现的画面。

当然,霍普在绘製这些画作时,想到的不见得是这些情节(大概绝大部分都不是),但这是「看图说故事」创作的趣味所在──霍普的画常只是某个空间的某个角落,或者从室外经窗望进室内,但这些画作当中的细节及暗示,能够引领观看者的想像。假若是优秀的创作者,不但可以从角色的衣着、动作回头建构角色身分及个性,还能从画中元素延伸想像出没有入画的场景或角色,进而构筑出完整的故事。

以创作者的身分阅读本书,除了看每位作家如何处理故事之外,对照图像及小说情节,对于如何「看图说故事」也能提供许多想法及方向。

,俺在台北文学季的创作坊有堂课,讲推理小说的创作实务。俺与另两位讲师冬阳及宠物先生事先提了问卷,其中关于「创作经验」的问题里,学员们回覆显出「情节安排」是最常遇到的困难,「题材寻找」是最少遇上的。

俺想,创作者大抵会认为要写推理、要有谜团,所以在安排情节时最麻烦;以俺个人经验而言,安排情节虽然大概是前置作业里最花时间的部分,但它并不比设定其他相关元素来得麻烦,毕竟前提、主题、角色、场景与情节五个元素彼此相关,一个部分遇上麻烦,解方可能就在其他几个部分的设定里。

而另一个解决麻烦的方法,就是平日培养「观察」的习惯。这是零碎的散工,但也是得经年累月不断执行的基本功。这不是光「看」,而是要「阅读」眼前景象:这个人的衣饰如何、表情哪般,这地方的建物结构、空间使用,光怎幺来,影怎幺生,温度溼度、风速气味⋯⋯这些表象感受都有各自成因,可用凭空想像或过往知识补上,故事就藏在里头,以及从里头辐射出去的外头。

在慢慢养成观察习惯之前,多从「看图说故事」开始练习,也是个好法子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您可能还喜欢这些:

相关推荐